您的位置:必威国际 > 必威国际资讯 > 参加这次活动的共有4人

参加这次活动的共有4人

2019-07-06 12:21

北京参加这次活动的共有4人, 除我和笨笨外, 还有老马和"中国病人". 老马本是参加吉普车俱乐部的活动, 从北京开车到西藏, 又从西藏开车走阿里到新疆. 在新疆, 他先参加了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组织的另一项活动----哈那斯河谷探险,紧接着又参加登山.病人是5月从网上知道此事后加入的, 他是我们几人中训练最刻苦的一个, 曾在白天负重爬香山后晚上又跑个一万米. 

经过两三个月身体, 心理和物质上的准备, 我终于要出发了. 先去找单位领导请假, 由于单位里正搞改革, 我很有些忐忑不安, 作好了被除名的最坏打算. 没想到领导很爽快地同意了, 还要车送我去火车站, 并赞助了几百元作经费. 领导, 同事, 朋友都到宿舍来为我送行, 使我深受感动, 就抽空溜到机房发了篇告别文章.当时网络时断时续, 总算让我抓住几秒钟的时间把东西贴上去了.

原来我们三人都准备坐火车去的, 可临到订票前一天, 笨笨突然决定改坐飞机了. 原来他未来的丈母娘曾从乌鲁木齐坐火车到北京, 那种难熬的滋味至今难忘,于是和他gf一块, 坚决要求他飞过去. 这位老太太, 担心自己的准女婿坐火车吃不消, 却放心让他还好, 在病人朋友的帮助下, 我们顺利登上了火车. 塞满行李架和两个床底后,铺上还堆着两个大包, 我们再也找不到地方放了, 尤其那个笨笨包,占了大半张床.

找列车员帮忙, 列车员眼一瞪: 你们这么大的包, 拿秤来称该罚款. 旁边一个人出馊点子: 你俩晚上轮流睡吧. 还好这时我灵光一闪, 想出个主意, 将大包悬空架在两个上铺之间, 我的床上放包, 病人床上放7支冰镐两根雪杖, 这样我俩总算各有大半张床可睡了. 幸亏是买的两张上铺.

火车第一天晚上出发,第四天上午到,一共要走60个小时。幸好我们有两人,可以聊天解闷,加上还带着些书籍杂志,一路上到也不觉得难受。可我回来时是一个人,带的书也看完了,这60小时差点没把我憋疯。:-( 在车上我不断向病人夸清华的兄弟,他们97年登慕士塔格时,坐硬座到乌鲁木齐,60小时仅靠两三根火腿肠充饥。

火车行程几千公里,窗外景色不断变化。在甘肃境内,第一次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戈壁。夕阳下的戈壁滩,沉重而荒凉,我终于忍不住取出了相机,不管车厢抖得多厉害,也要拍一张试试。当我准备按下快门时,眼前却突然出现连绵不断的丘陵,原来马上就要到柳园了。失望之余,只好在柳园车站拍了张夕阳下的铁道。

为了回来后灌水事业的需要,我破天荒地记起了日记。在火车上的第一个晚上,
11点时突然息灯了,奈之下, 赶快连夜给笨笨打电话, 要他带个camp保温壶过来. 这时是7月1日凌晨,我们将于上午10点到乌鲁木齐, 笨笨将于下午从北京飞过来. --

※ 来源:.BBS 曙光站 bbs.ncic.ac.cn.[IP: 159.226.41.99]
按平时作息时间这正是我精力充沛的时候。睡觉是不可能的,和病人接着聊了一个多小时,突然想起今天还没记日记,顿时觉得有事干了,首先想去过道里借光,但又不想看列车员的脸色,想来想去想到了背包里的头灯,于是在0:40am,我坐在上铺,开始戴着头灯记日记。此举被病人称作病态,不过最后发现,这竟然是我整个登山过程中使用头灯时间最长的一次。:P

病人的霉运开始了, 先是发现保温水壶不保温, 第三天更发现水壶还漏水. 无去爬7500米以上的雪山. 但笨笨学医的母亲就没这么好糊弄了, 对高山的危险性她比我们更清楚, 笨笨的登山计划差点到最后一刻被制止, 幸亏他父亲站到了他这一边.

笨笨不坐火车了, 但他那巨大的秀水"农民"(TNF)牌装备包和老马的登山包还得从火车走. 于是我和病人两人得带6只大包, 外带氧气瓶和一堆冰镐雪杖. 我们很担心了几天, 担心氧气不能上车, 担心超重会被罚款.

本文由必威国际发布于必威国际资讯,转载请注明出处:参加这次活动的共有4人

关键词: 必威官网